当前位置艺术新闻 >> 《兴泰画册》后记兴泰随笔

《兴泰画册》后记

作者:高兴泰 发表时间:16-12-06

我自幼喜欢书画。儿时常为炕头上的年画和小人书所吸引。 记得每逢春节,集市上的好多年画,花花绿绿,琳琅满目,挂满了街头墙壁,常令我爱之入迷,站在这些年画前,专心致志的看,至晚不归。父亲到画摊前拉我回家,也不肯离去。为此,父亲买了许多幅年画,贴在墙壁,供我观看、揣摩,使我高兴不已。 那时过年,亲朋长辈的压岁钱,总共不过几块钱,我全部购买了白纸和水彩画颜料,仿照着年画上的景物和古装人物尽情胡涂乱抹,兴致勃勃。 上小学期间,由于迷恋绘画,常有耽误功课的事,为此,没少挨老师和父母的训斥与责怪。但我行我素,难以自拔。 上世纪一九六四年,欣逢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大赛,我曾荣获昌乐县一等奖,奖品是一本较厚的硬底纸片速写本和一支炭笔,此速写本我曾保存多年。 由于家庭因素,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便辍学务农。当时因年少体弱,显示在生产队放牛两年,然后又放了三年猪,再后来又连续出了五年夫,虽经年因嗜血而悲伤、痛苦,但我那种痴迷至深的“画瘾”却从未因时空和环境的改变而稍减分毫。 我的舅父对我关爱至深,当时见我如此执着,很是动了恻隐之心,曾费尽周折,多方打听,花钱托人从外地买回一部残缺不全的《芥子园画谱》,是老版的。这部画谱的到手,使我兴奋激动了好长时间。那时虽年少无知,但画谱却令我爱不释手。我朝夕翻阅,临摹不辍,放牛放猪期间,我曾把画谱装在一破书包内,不时欣赏体悟。后来,这本《芥子园画谱》被无情地焚毁于“文革”烈火。惋惜之情,多年纠结于怀。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末期,我的书法和绘画水平得到不小的提升和进步。这要得益于那个时代的政治运动和不同时期的中心宣传活动。因我有此一技之长,便“应运逢时”的有了“用武之地”。那时应各级政府的任意调遣、不计报酬、不计地点,没年没月的到处写写画画,诸如大字报、宣传栏、阶级教育展览馆等一系列官差的不时参与。得益于这些磨炼和熏陶,为我的书画技艺的提高提供了一个可贵的契机,从而为我日后走上专心研讨书画并以书画维持生计这条道路奠定了基础。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时间的车轮转至上世纪一九八六年,我有幸进入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学习。昌乐设立了函授站,分设书法班和国画班,当时授业于李可染、梁树年、于希宁、白雪石、高冠华、刘凌沧等影像教学,经陈寿荣、徐竟成、刘富春诸先生的课堂辅导,得到了系统的,较为正规的书法、国画学习。因我原来就已具备相当基础,对老师所授课程和影像教学的理解程度,领会自如,当时真是如鱼得水一样轻松欢畅。 函大学习期间,不管酷暑暴雨还是隆冬大学,我都坚持不耽误功课,为节省乘公交车的花销,我曾多次骑自行车从八十多华里以外的家乡到达县城函授站听课。 春花秋月,暑往寒来,函大学习,为期三年已满,当时曾被总校评为优秀学员。 现在再回首那段艰苦的,难忘的,然而又是令我及其留恋的岁月,我感到是那样的欣慰,因为这是我艺术人生进程中的的一个大的转折点和一次实质性的飞跃。 记得上世纪一九八九年深秋,那时函大刚毕业,我带了当时创作的几幅作品到济南第二次拜望于希宁老先生。 于老很是认真的看过我画的几幅梅花,肯定了优点后,又指出了画面上的多处缺点,并语重心长的提示我在学画过程中,要注重画外功夫和自身的修养。那时我未能深度理解,后来,当我体悟通晓这些话的道理时,感到这份嘱咐是何等的珍贵啊。 每揣度于老先生的“画外功夫”和“自身的修养”,其实就是古人所说的“外师造化”和“中得心源”。以大自然为师,从中吸允养分,而自然的美,并不能够自动的成为艺术的美,对于这一转化过程,艺术家内心的情思和构设是不可或缺的。东坡先生曾有文曰:“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书山有路,以勤为径,学海无涯,以苦作舟。在漫长的、坎坷的,不乏失望或徘徊的求艺过程中,鉴于自身学识和艺术理念所限,我走过很多弯路,经受过不少曲折。但恰恰是这些曲折的、艰辛的经历磨炼了我的意志,增强了我对学识的修养和艺术理念的不懈追求。 回首此生,虽平平淡淡,无所建树,庸庸碌碌,一事未成,但每想到我能把自己从幼年时期就钟情不已的书画爱好作为毕生的追求,且至老而痴心不改,此生吾愿足矣! 值此拙作集成画册,付梓之际,尊敬的徐老师竟成先生亲为写序。 上世纪一九九九年一月一号,潍坊日报第三刊曾刊登原市美协主席赵老师修道先生的一篇鼓励、鞭策、赞赏我的文章,值此画册付梓之际,一并收录其中。 最令我感激的是现任潍坊市美协主席王老师居明先生,百忙中撰文祝贺,。自与居明先生相识至今,先生对我艺术水平和学识修养方面的提高,给予过很大的帮助和指教。先生超前而丰富的艺术理念和平易近人的谦恭风度,令我敬慕不已。 客居县城,倏忽十载;闫老师敬禹先生对我绘画和学识方面的提升亦给予过很大的关心和支持,为画册撰文鼓励,虽言辞过誉,愧不敢当,但足见其殷,道友之情,跃然字里行间。 此次画册付梓,先后得到过余江昌、秦洪云两位好友的大力支持,值此深表谢意。 借此机会,对多年以来,一如既往的关心、爱护、支持和帮助过我的长辈、领导、老师、朋友一并致谢! 高兴泰 二零一五年霜秋夤夜于灯下